长篇小说《情人》连载19:草窝惊魂
119 2022-05-16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第十九  草窝惊魂



关于周春梅第一次来风流底的经过,是她后来慢慢告诉书生的。

与书生通完电话的第五天傍晚,周春梅去公司保安室翻到了书生的信。那信就一页纸,看完,她没回车间加班,没跟任何人打招呼,连行李也没带,打的直接去了广州流花汽车站。在站前路,她见到一辆开往宝安的大巴,没问价钱就上去了。

车到107国道已是深夜。台风过后,天热得手心汗渍渍的。她说自己当时啥都没想,随便拦下一辆摩托就到了风流底工业区,没遇到打劫的,也没碰到查暂住证的。那摩托佬很熟路,一股风就把她拉到了厂门口,做梦一样。

周春梅从摩托车上下来,到门卫室一看,里面坐着的两个保安都不是书生,一问,他们说李书生刚入职,老板特别关照他,上白班,早就回租屋睡觉了。周春梅问他住哪里?他们说好像是风流底老村,不清楚几巷几号。

“你究竟是他什么人啊?怎么三更半夜来找他?”其中一个保安问。

“女朋友啊。”周春梅摸出书生的信给他们看。

“他有很多女朋友哦。昨天晚上也有一个女孩来找他。”另一个保安瞄一眼她手上的信封,笑着说。    “你这家伙别开玩笑了,万一人家真是他女朋友,到时会吵架的。”

“我真是他女朋友啊。不信你们明天问他咯。唉,都怪我走得太急了,早知道明天一早才过来。”周春梅说完,望望天空。天空很明净,几只萤火虫在工业区前面的荒坝里飞来飞去。

“那你今晚怎么办?住旅馆?”一个保安问道。

周春梅摇摇头。她不打算住旅馆,她想站在厂门口等天亮,天亮书生就来上班了。一路上她都在想,这是不是梦啊?我真的去深圳了吗?真的就要见到书生哥哥了吗?就算是一场梦,那就继续做下去吧。她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困,毫无睡意。事实上,她是害怕睡觉,害怕一觉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广州。

她就那么靠在保安室外墙上。两个保安看看她,突然关上窗门抽烟,不再理她,仿佛不认识书生似的。

车间里的灯慢慢熄了,劳碌一天的工人渐渐进入梦乡。天气依然闷热,一点风都没有。厂门对面的杂货铺已关门,周春梅突然又渴又饿,后悔没去买点水和零食。又过了一会儿,尿急了,特别难受,她望望荒草坝,决定去草丛里方便一下。

荒草比人还高。周春梅担心两个保安偷看,便朝草丛中央走去。她扒拉出一条路,在一个草窝里刚蹲下,就听见一个女人“嗯—嗯——嗯——”呻吟着。这声音很耳熟,像县城发廊某个姐妹在交易,听得她怎么也尿不净。过一会儿,一个男人又“啊啊啊”叫了起来,叫得周春梅心里发毛。她轻轻站起来,提着裤子慢慢爬出草窝。黑暗中,那两个保安并没注意到草丛里发生的一切,玻璃窗里仍有忽明忽暗的烟火。她屏住呼吸又听了一会儿,草丛里居然没了响动。

去小店门口坐会儿?还是请求保安让自己在门卫室呆一晚上?她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皮,觉得还是待在小店门口空气好一点。肚子里的孩子五个多月了,如果在白天,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。她不知道书生见到自己隆起的肚皮该有多么惊喜。那天在电话里,她光顾着哭,居然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告诉他。为了保住这个小生命,她不知吃了多少苦头。近两个月来,她上班总想睡觉,饭不敢多吃,还特地跟一个胖胖的好姐妹换了两件宽大点的工衣,每天做了亏心事一样不敢抬头看父亲。父亲大概听说了自己与书生的事情,三天两头就问她跟书生有没有来往。他和母亲的关系越来僵,总是在车间里大喊大叫,回到家里就向她发脾气。她甚至想,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书生仍不来信,她就偷偷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再说。

快接近小店门口时,马路边突然晃动着几束电光。这种电光她在广州芳村的夜间经常看到,是治安巡逻时那长长的电筒发出来的。在那个年代,任何一个没有暂住证的外来工在夜里见到了这种光亮,要么拼命逃跑,要么束手就擒。周春梅身子一抖,朝四周看看,决定逃回草窝里。

左楚锵作品 果熟红利来.jpg
左楚锵作品 果熟红利来



她在草窝里提心吊胆躲了一会儿,那几个治安仔并未朝五金厂这边走来。便她又不敢确定他们是否会倒回来,啥时候倒回来。又过了一会儿,她听到一阵“悉悉嗦嗦”的响声,赶紧屏住呼吸。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,令人毛骨悚然。突然,眼前闪过一道黑影,一个高大的身体朝她猛扑过来。

周春梅被这个黑黑的大象般的身子压在草地上。她想呼喊,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。她脑子“嗡”地一响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“别叫,钱拿出来。”黑色影子突然松开手,坐在草窝里轻声道,“老子三天没吃东西,被人打劫了,现在只好抢回来。”

周春梅听出来了,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她正想说点什么,又一个黑影摸索着过来了,是一个女人。女人对男人说:“三哥,你先松开手,咱们要钱不要命,给一百块够吃夜宵住旅馆就行。”

周春梅想了想说:“大哥大姐,我刚到深圳实在没钱啊,要是有钱我也不会睡这草窝窝了。我是来找男朋友的,你们看嘛,我肚子都这么大了。”周春梅见男人松开了手,躺在草丛里捞起衣服给他们看。
女人近身看了看,又摸了摸,然后说:“三哥,真的是个大肚婆哦。算了算了,回宿舍,明天还要上班呢。”

男人望了望天,摸出烟点上,一言不发。

“你男朋友去哪儿了?被他甩了吗?他怎么能这样呢?”女人问。

“唉,说来话长啊,大姐。他不知道我来找他了,也不晓得我怀孕了。他就在对面厂里做保安。我知道,他是爱我的。”周春梅说着指了指草坝对面的五金厂。

“对面厂做保安?叫啥名字?”男人问。

“就是李书生啊,高高大大的,四川人。”

“是不是很靓仔?”女人问。

“对呀对呀,你们认识他?”


朱雪娟作品 事丰吉庆.jpg

朱雪娟作品 事丰吉庆


这对男女一听,不再说话了。


“你们认识他?”周春梅有些喜出望外。

“不好意思,刚才我太粗鲁了,只想吓唬你一下,别误会啊。我跟书生是哥们,我们一起上白班呢。”男人说。

“对对对,”女人说,“别误会别误会。明天我们请你们吃早餐哈,吃肠粉,肉蛋肠。”

“明天能见到他我就开心了。到时书生请你们呗。”周春梅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“小店关门了,外面乱得很,我们回宿舍煮面吃。你肯定饿了。”女人说。

周春梅确实饿了,也渴,便站起来跟着他们向厂门口走去。

一个保安一边开门一边叫着王队长。另一个保安说:“这是李书生的女朋友,刚才来过,我以为她会进来呢,结果转眼就不见了。你们在哪儿碰到的?”

看得出来,这草丛里的男人是他俩的上司,也是书生的上司。但周春梅不明白的是,一个保安队长怎么会在草丛里干那种事?难道他没有单人宿舍吗?周春梅看了看王队长,再看了看那女人,又想,也许他们不是夫妻吧,男的虽然高大,但脸上有块大疤,起码四十岁了,这女的长得不错,估计二十出头,这在工厂里,属于普遍现象,没啥大惊小怪的。

“今天刚招进来二十几个人,没地方住,老板叫我们把宿舍空出来给他们。我们两口子现在也是挤集体宿舍呢。”女人对周春梅说,“他们都睡了,你去我床上躺一会儿。我在走廊上用煤油炉煮面,你吃了就睡我床上,我去别的铺位挤一挤。你要靠墙睡哦,别半夜掉地上把娃娃甩坏了。”


周春梅没坐在床上等女人煮面,她来到宿舍走廊上,发现那几束强烈的电筒光正在荒草坝上空来回扫射着,像是发现了什么。小家伙像是受到了惊吓,动了动,她摸着肚皮想,明天就见要到爸爸了,你应该是激动得睡不着了吧?


作者简介:段作文,男,1973年生,四川广安人,有中短篇小说散见于《长江文艺》《作品》《四川文学》《草原》《城市文艺》《铁路文艺》《特区文学》《雪莲》等。曾获首届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、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、第三届深圳睦邻文学年度大奖、第五届深圳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佳作奖、第二届海峡两岸短小说大赛提名奖、第一届和第二届“金熊猫杯”网络文学奖提名奖等文学奖项。广东省作协会员,现居深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