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与惠州:一自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!
248 2022-03-09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大宋元祐八年(1093年),太皇太后高氏去世,哲宗亲政。以司马光——没错,就是那个七岁砸缸救人的神童——为首的旧党悉数被贬出朝廷。既反对新法中的某些不合理部分,又反对旧法里的弊端,两头不讨好的苏轼,因“讥讪先朝”罪名贬知英州。未至谪居地,又传来消息,再被贬宁远军节度副使,安置惠州,不署政事,即只在惠州闲居,有官衔,但不能管事,连工资都只支付一半,饮食起居、修房造屋全得自己支付。至此,一生波折起伏,不遂平生的四川人苏轼,与广东惠州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 

最先举报苏轼的人,就是沈括——你也没看错,就是北宋科学家,《梦溪笔谈》的作者沈括——《梦溪笔谈》被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为“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”,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各个门类学科,价值非凡。他不仅是科学家,还曾是苏轼的朋友。由此可见,一个人的能力与品行,并不必然成正比。当然,这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 

苏轼 枯木怪石图.jpg

苏轼 枯木怪石图


宋时惠州的管辖地域比现在大多了,有归善、河源、博罗、海丰4县,人烟稀少,瘟疠横行,蛇虫出没,经济极度落后。当时官员受罚的严重程度,被杀当然为首,其次是被贬儋州(今海南),再次就是惠州了。出发前,贬官都写好遗书,安排好后事,因为大多数人都不能再活着回来。

 

其时,东坡先生59岁。在惠州,他一共居住了两年半。短短的两年半时间,他给惠州带来了深远影响。

 

宋代重文轻武,军队的营房不够,兵卒散居民间,时常与民众争抢房屋,甚是扰民。东坡先生到惠州后,趁他的表兄兼姐夫程正辅视察惠州时,提出了这个问题,程正辅协调其他同僚解决了此事。程正辅时任广南东路(今广东省)提点刑狱公事,驻所韶州(今广东省韶关市),主管本路司法、刑狱和监察,兼管农桑。苏程两家既是表亲姻亲,又有宿怨,已40余年互不来往。事情源起东坡先生的姐姐八娘嫁与舅表兄程正辅,生孩子后患病,程家未予精心医治,东坡先生父亲苏洵一怒之下,接女儿回娘家治病;但程家却怪八娘未尽媳妇之责,将她生下的孩子抢回程家。八娘伤心过度,几天后就死了,年仅18岁。苏洵愤怒异常,借给女儿立碑之机,召集族中众人,指责妻兄——程正辅父亲——是势利小人,宣布断绝两家关系,再不往来。从些苏程两家结怨。


东坡先生对其时惠州民生方面的贡献不仅于此。他还给惠州带来了中原的水稻栽植技术,画出秧船图形,加以推广,提高了农民插秧效率;利用地形,建造水碓水磨供当地农民舂米、磨面;教授当地人将檀香,樟木等研成香粉,远销广州等地,罗阳溪因此变成“'香溪”;传播医药技术,救死扶伤。


宋哲宗绍圣二年,惠州粮食丰收,米价大跌,而官府收税只收钱不收粮。为了缴税,农民不得不低价卖粮换钱。东坡先生见此情形,两次致函程正辅,建议他同有关同僚商议,请求“纳钱与米,并从其便”——即农民缴税可以用米来抵,也可以交钱,以减轻农民负担。后来惠州农民因此受益匪浅。

 

但东坡先生对惠州最大的影响,还是文化上的贡献,他让惠州真正名扬天下。在这里,他写下了580多首(篇)诗词、散文和序跋。不仅如此,他还给惠州留下了文化遗产:东新桥、西新桥、苏堤、故居和朝云墓;以及合江楼、泗州塔、嘉佑寺等一批因他的吟咏而名声大震,成为人文景观的遗迹。他的脍炙人口的《食荔枝》就是在惠州所作。


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第新。

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



眉山三苏祠.jpg

四川眉山  三苏祠


在惠州,他倡议为惠州修桥筑堤,动员弟弟苏辙老婆史氏捐出“黄金钱数千助施”,并带头“助施犀带”,这项工程由栖禅院僧希固主持, “筑进两岸”为堤,用“坚若铁石”的石盐木在堤上建桥,取名西新桥。绍圣三年(1096年)六月,堤桥落成。这就是有名的“苏公堤”,西湖八景之一的“苏堤玩月”即源自于此。

 

惠州西湖原名“丰湖”。绍圣二年(1095年)九月,东坡先生在诗作《赠昙秀》,第一次将“丰湖”称为“西湖”。惠州西湖因此得名。明朝万历十年(1582年)举人,曾任内阁中书、吏部郎中的博罗人张萱在《惠州西湖歌》中写道:

 

惠州西湖岭之东,标名亦自东坡公。

 

而惠州的其它景点,即使不是东坡先生遗迹,也或多或少与他有关系。例如“留丹点翠”中留丹亭的木刻对联“殿阁生微凉,呼吸湖光饮山绿;天地有正气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中的 “玉塔微澜”便取自东坡先生的“一更山吐月,玉塔卧微澜”;“飞鹅览胜”里飞鹅公园里巨型“鹅”字,也是根据苏东坡墨迹雕刻而成;汤泉有苏东坡写的“汤泉吐焰镜光开,白水飞虹带雨来”“永辞角上两弯触,一洗心中九云梦”;九龙潭瀑布右边的石壁上,有他的诗句“一洗心中九云梦”和另一幅“出山不浊”的题刻……。

 

绍圣四年 (1097年) ,六十二岁的东坡先生在惠州刚刚修好房子,却责授琼州别驾,再度被贬至更远的昌化军(今海南岛)安置,自此离开了生活了2年多的惠州。

 

但他对惠州的影响却至为深远。恰如清代归善县(今惠州惠城区)名士江逢辰评价东坡先生时说:

 

一自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!

 

一代文豪对一地的影响,深远广阔如斯。


图源|网络


全平台账号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