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雨天,留客天,我们推豆花等你
178 2022-05-05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文/鱼公子


川渝俗语“落雨天,留客天”,大凡每一位巴蜀人都热情好客大方,遇有客来,大抵拿出自家最好的东西款待贵客,美食裹腹,也是人间一大乐事。


来客几天前就定好了。餐厅老板梅姐一大早泡好一大盆豆子,易总亲自去磨浆,把推好的浆放入锅里烧开,用纱布口袋过滤除渣,把豆浆滤在铁桶里。左手拿一个富顺胆巴化卤水滴下桶,右手拿长勺不停地从盐卤滴下处往外刨,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,一直刨到铁桶里起鱼籽眼为止,将豆浆从铁桶里舀到铁锅便开始煮。微火煮好,豆花沉底,窖水浮上锅面,嫩滑鲜香的豆浆便凝结成膏玉,一半窖水一半豆花,城市的天空飘荡着遥远家乡的味道。



白嫩嫩的豆花用大盆装上桌,蘸水红辣辣的端上来,甜汤泛着黄色的涟漪。花样吃豆花便开始了。不管是使用豪爽的“牛滚澡”(夹一大筷放到蘸碟里搅拌);还是斯文地用筷子蘸蘸水到豆花上,都是豆花的经典吃法。


川人都会做一手好豆花,富顺豆花之所以扬名川渝内外,在于匠心独具的调料蘸水。新鲜油浸过的糍粑海椒成为一绝,加丁香、广香、肉桂、胡椒、花椒、大料、砂仁、紫草、甘松、甘草等几十味香料秘制酱油。由此诞生了名厨刘锡禄,他创造性地将二十余种中药和天然香料引入豆花蘸水,使富顺豆花的品质和味道进一步提升。八十年代畅销全国的“美乐”香辣酱,人人争抢的香辣酱瓶一开,鲜香油润口感甘甜的滋味,开胃开怀的幸福感,三十多年后还清晰记得。


红白相间的豆花、调料,视觉上的美感,味觉上的香甜辛辣,来自家乡的驰名豆花,犹有富顺的记忆,足以宽慰乡愁。从心到眼睛,再从眼到嘴,涌上舌尖,家乡的情感汹涌奔腾,从胃里翻江倒海涌上来。鲜香醇爽的滋味满怀,舌尖上的快意,让人想起关于四川,关于富顺的种种过往,那些记忆竟是如此鲜活,历历在目。只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,在川外的他乡,做出的豆花没有富顺豆花的灵魂——鱼香。这种更胜紫苏味道的圣物,专为富顺豆花而生。



达观乐天享受生活的天性,在川渝人的身上淋漓尽致地展现。不管境遇如何,都不向命运低头;顺境逆境,随遇而安,更有治愈系的巴蜀美食,温暖直抵心底。不管在哪里,都让人想起多年前出发远赴异乡时的故园。那里也许算是安身立命的现居地的他乡,却是精神的永恒故园。
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家乡土地肥沃物产丰富,故乡钟灵毓秀文化厚重,才子之乡富顺声名远播。久违的一首超女谭维维的《豆花香》唱响世界,“豆花香,酿着悠远记忆的芬芳,布满富顺诗意的每寸风光,那蕴藏了千年的豆花香,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放在心上!”。


蜀道难,路艰辛。从富顺到广州,由内地到沿海,地图上长不盈拃,航班短短几个小时,高铁几个钟头,自驾二十多个小时,大巴也只需要两天两夜。一路跋山涉水,一路风雨兼程,走了二三十年。我在地图的这头,故乡在地图的那头,好像一眼可以望尽,却又看不见尽头,眼底竟然潮湿起来。


千里之外的富顺,眼前的富顺豆花,怕是要用一生来记忆了。


作者简介:殷铭,富顺人,中山市作家协会成员。从事过中山市、广州市几个商会的秘书工作,11年的媒体历程采访企业家达210位,担任过上市公司内刊编辑。

下一条:没有了!